快捷搜索:

“山西”这个行政区划名称是在元代大同首先使

  的中心,每当大同脱离中原汉民族政权,而与各种少数民族政权合在一起的时候,大同的、经济地位就大为提高。首先要了解一下元代的地方行政机构,是沿袭了金、宋的路、府、州、县,但由于大一统以后,全国的疆域空前辽阔,于是在路之上,又陆续分设若干行省以及宣慰司等机构,以便于对各族人民的统治。创建行省是行政制度的一大变革,一直沿用至今。到了元仁宗孛儿只斤·爱育黎拔力八达时期即公元1312-1320年间,最后形成了十一个行省。今天的山东、

  那么金代的地方行政管理又是如何呢?可以确切的说,金的行政管理是沿袭了辽代的方法,即实行“一国两制”。在女真人的地区实行猛安谋克制,在汉人的地方实行汉制。谋克猛安是金代社会的最基本组织。它产生于女真原始社会的末期,最初为军事组织,最后演变为地方行政组织,具有行政、生产与军事合一的特点。即三百户为一谋克,十谋克为猛安,一如郡县一样设置官吏。金太祖完颜阿骨打天辅七年,金军占领辽西京(大同)、燕京(北京)后,想在这些地方推行猛安谋克制,但遭到了汉人强烈的反对,只好作罢。

  女真族的奴隶制不能改变汉人地区的原有的封建制,也不能实行猛安谋克制,这也金代实行“一国两制”的原因。金代汉人州县的行政管理制度是:京(留守),府(府尹),州(节镇、防御、刺史),县(县令),村社。女真人谋克猛安行政管理制度是:京(兵马都总管),府(兵马总管府),猛安(相当州),谋克(相当县),村寨(寨使),西京大同是辽、金的五京之一。

  而元代的地方官制中,与辽、金最大的区别是实行“达鲁花赤”制。达鲁花赤是蒙古语的音译,意思为镇守者。蒙古统治者为了保证对各被征服地区的控制,在各级地方官员之上,都派出达鲁花赤监临,掌握最终裁决的权力。府、州、县等各级地方机构都设置达鲁花赤,级别与路总管、府尹、州尹、县令相同,但权力大于同级官员。在各族军队中的元帅府、万户府、千户所皆设置达鲁花赤以监军务。以大同为例,就设立万户府,并规定凡营军七千以上为上万户府,五千以上为中万户府,三千以上为下万户府,大同路当时为十二万人,一共管理五县、八州。

  元代在今天是山西境内,设置有三个路的行政区划,即北部为大同路治所为西京大同,中路是冀宁路治所为太原,南部为晋宁路治所为临汾。最初,因为这三个路属于腹里地区,由元中央政府直接管理。后来由于元代路的辖区相对缩小,就在中央、省、路之间,增设了宣慰司一些地方机构,处理军民政务,为中央、声的派出机构,与分省相类似,基本上是一个承转机关,设置宣慰使、同知、副使等官职。辖区在金、宋故地者,袭用唐代的地方建制称“道”。

  元中央直辖的腹里地区增设了两个宣慰司即道,一个在今山东省境内,称山东东西道;一个在今陕西境内,称之为河东山西道。河东山西道管辖山西境内的三个路即大同路、冀宁路、晋宁路。山西道的辖区要比今天的山西省面积大的多,该道的机关河东山西道宣慰司设在大同,也就是说在元代的山西省会在大同而非太原。“山西”这个行政区划名称来源于河东山西道这个行政建制名称,是在大同首次使用这个行政区划名称的。明代在太原设立山西布政使,这个“山西省”的名称来源于山西道,今天山西省的中心在元代是在大同是毫无疑问的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